《中国金融》|绿色转型是未来十年的新机遇——访气候债券倡议组织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肖恩·基德尼

时间: 2021年04月02日

作者简介

肖恩·基德尼(Sean Kidney),气候债券倡议组织(Climate Bonds Initiative)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欧盟委员会可持续金融高级专家组成员,印度绿色债券理事会联席主席,阿斯塔纳国际金融中心绿色咨询委员会、混合融资工作组、英国政府绿色金融工作组、墨西哥气候金融咨询委员会成员。气候债券倡议组织是总部位于伦敦和布鲁塞尔的国际非营利机构,致力于动员全球债务资本市场,为全球经济快速过渡到低碳和气候适应性路径提供低成本资金。该机构在全球范围内支持政府和市场监管机构制定政策和计划,以支持私营部门在减缓和适应气候变化项目中的投资。它还向投资者和潜在债券发行人提供教育,探索应对气候挑战的环境方案。

作者|《中国金融》记者  张黎黎

文章|《中国金融》2021年第7期

近年来,气候变化成为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世界经济论坛在《2020年全球风险报告》中提出的未来十年全球五大长期风险均与环境和气候变化相关。应对气候变化逐渐成为全球共识,一些国家和地区陆续提出了“碳中和”目标,绿色金融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途径,越来越受到国际社会的重视,绿色发展更是成为疫情后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着力点。气候债券倡议组织作为致力于调动全球100万亿美元债券市场应对气候变化的国际非营利机构,多年来深耕绿色金融领域,成为绿色金融发展的见证者和实践的参与者。

记者:感谢您接受《中国金融》杂志的专访。在全球气候风险日益严峻的背景下,绿色发展、绿色转型受到广泛关注。气候债券倡议组织在2020年年会上提出“绿色转型是未来十年的新机遇”,这其中是基于怎样的考虑?

肖恩·基德尼:气候风险是人类社会面临的最为严峻的风险之一。过去的几十年间,随着经济的发展,温室气体排放量日益上升,气候变化不断加剧,由此造成环境退化、生物多样性被破坏和自然灾害发生频率不断增加,经济和社会的脆弱性日益显现。

2020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再次暴露了世界经济的脆弱性。这场灾难本质上是气候风险导致的结果。许多科学证据表明,气候变化造成了21世纪频繁的极端天气。在深受气候变化影响的地区,病原体在物种间交叉传播,造成了疫情,而且未来还可能使人类社会面临更多的大流行疫情。

正如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在过去三十年不断警告的,21世纪将是气候风险导致的大流行病不断出现的世纪。我们过去的生存方式和经济发展已经难以为继,在疫情后我们需要重建一个新的经济和社会体系,这个体系应该是与生态环境和谐共生的、能够可持续发展的,并且对气候变化的严峻后果和冲击具有较强的适应性和抵御能力。这已经成为各国的共识。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提出了“绿色转型”这个主题,并认为它是未来十年全球经济发展的主要趋势。“绿色转型”是指我们的经济和社会需要全面向低碳和气候适应性转型,这种转型不仅意味着绿色产业的长足发展,更意味着传统的高碳排放行业和直接碳减排十分困难的行业需要进行低碳化的转型。

转型将给传统的高排放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比较典型的例子是钢铁行业和水泥行业。钢铁行业消耗大量能源,同时也是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的重要来源。目前这个行业对于化石燃料的依赖度很高。推动钢铁行业的转型思路包括使用绿色氢能以及应用低碳技术、减少从生产到应用的多个环节的碳排放。水泥行业的碳排放占全球碳排放总量的7%,美国公司Solidia Technologies开发的水泥生产工艺为我们提供了转型思路,这种工艺能够生产石灰含量低的硅酸钙水泥作为普通波特兰水泥的替代品,以及通过与二氧化碳而不是水进行反应来固化由硅酸钙水泥制成的混凝土。硅酸钙水泥可以在现有的水泥窑中制造,消耗更少的石灰石和能源,同时窑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以减少30%~40%。通过这种方式,可以沉淀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达到减排的目的。

记者:绿色金融作为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途径,近年来蓬勃发展。绿色债券市场是绿色金融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促进经济社会绿色转型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气候债券倡议组织多年来一直关注绿色债券市场的发展,您能简要介绍一下全球绿色债券市场的发展情况吗?您如何评价中国的绿色债券市场发展?

肖恩·基德尼:一些国际组织和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自21世纪初便开始尝试通过金融市场创新应对气候变化问题。2007年,欧洲投资银行发行了一只气候意识债券,其募集的6亿欧元全部用于应对气候变化。这是世界上第一只绿色债券。国际绿色债券市场由此拉开帷幕。

市场在之后的几年经历了小幅发展。越来越多的国际机构加入发行人队伍,同时,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市场也在不断规范。但截至2011年,绿色债券市场还是一个由国际开发性金融机构主导的小众市场,在全球规模达100万亿美元的债券市场中占比不足0.1%。2011年到2015年,全球绿色债券市场始终保持稳定而小幅的增长,真正明显的增长出现在2015年以后。2015年的《巴黎协定》提出了把全球平均气温较工业化前水平的升幅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的目标。同年,联合国大会通过了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并将其作为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一部分。这两个事件对全球经济和社会发展影响深远,奠定了应对气候变化和可持续发展理念的主流地位。绿色金融由此蓬勃发展。

2015年末,全球绿色债券市场的累计发行额约为1000亿美元,而到2020年12月初,这个数字已经突破了1万亿美元。全球绿色债券市场规模在过去的五年间经历了指数级别的增长,这是绿色概念在全球兴起、各国政策制定者和市场机构越来越重视绿色发展的直接体现。

我们认为,绿色债券将在绿色转型中发挥基石的作用,并将在未来十年中继续保持爆发式增长。目前全球累计发行已经达到了1万亿美元的里程碑,实现这个目标花了十年的时间。未来我们期望用五年甚至三年的时间达到年度发行量1万亿美元的目标。这个看似大胆的预期有着来自现实的坚实基础,即绿色的项目和资产日益受到全球投资者的青睐,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把绿色投资作为自身使命的应有之义,ESG理念被纳入投资机构的决策框架和战略规划中。2020年全球绿色债券发行量为2700亿美元。气候债券倡议组织预计2021年全球绿色债券的发行量将在4000亿~4500亿美元。

中国在绿色债券市场的表现举世瞩目。截至2020年末,中国累计发行的绿色债券总量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2016年是中国发行绿色债券的元年,当年的发行量居全球首位,此后数年,中国一直稳定在年度发行量国家排行榜的前三名。许多在市场上有相当影响力的发行机构纷纷赴海外发行绿色债券,并且采用了国际最佳实践,得到了国际投资者的认可。气候债券倡议组织有幸为绝大多数中国发行人在海外发行的绿色债券提供了认证。截至2020年末,经气候债券倡议组织认证的绿色债券发行量前十大机构中,中国建设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分别位居第六位和第八位。

记者:在逐步落实《巴黎协定》中的“国家自主贡献”承诺和实现其温控目标、推动绿色转型的过程中,包括绿色债券市场在内的全球债券市场有哪些新的尝试和举措?

肖恩·基德尼:主权债券几乎占全球债券市场总量的一半,它们的领导作用至关重要。主权绿色债券不仅可以向市场示范如何发行绿色债券,而且可以向市场提供流动性、基准定价和形成收益率曲线,这些都有助于绿色债券市场的进一步发展。

向低碳和气候适应型经济的转型要求所有类型的发行人都参与绿色债券市场。主权绿色债券通过吸引投资者(进而体现为投资需求)、树立先例,以及提高可见度来支持本地市场的发展。通过提高本地市场的发行量,主权国家可以增加市场的流动性,促进绿色债券市场所需的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和技术能力发展,包括培育认证机构和专业的承销机构等。主权绿色债券因此可以协助绿色市场的建立。根据气候债券倡议组织2020年开展的一项调查,市场对主权绿色债券的需求远远高于普通的主权债券。从全球范围看,截至2020年末,共有16个主权国家(和地区)发行了绿色债券,总计860亿美元。

同时,可持续债券市场正涌现出绿色债券之外的更多产品,包括但不限于社会债券(social bond)、可持续债券(sustainability bond)、可持续发展目标债券(SDG bond)、可持续联结贷款(sustainability-linked loans),等等,并且呈现迅猛的发展势头。根据气候债券倡议组织的统计,2020年上半年,社会债券和可持续债券的全球发行总量约为1500亿美元。我们预计2021年,这个数字将达到2500亿~3000亿美元。这些债券募集的资金也将有力地支持经济社会实现绿色转型。

还有一类创新性的债券即转型债券,主要是支持非传统绿色行业的高排放和难以直接减排的经济部门募集资金用于绿色转型。这类债券处于国际实践的前沿,目前已经有机构作出了尝试,比如,以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为代表的开发性机构,还有企业如意大利天然气运营商Snam等。这些创新在市场上引发了热烈的讨论,有些交易颇有争议,讨论的焦点在于如何定义转型,什么样的转型是可信的。

记者:要顺利实现绿色转型,如何定义转型至关重要。据了解,气候债券倡议组织开展了针对转型金融的研究,那么,什么是转型金融?如何对转型进行定义呢?

肖恩·基德尼:随着气候变化的加剧,以传统化石燃料能源为基础的产业将面临更大的物理风险和转型风险,持有化石燃料能源项目的金融资产存在着搁浅的危机(stranded risks)。全球投资界已经日益意识到这个危机,资金正从传统化石燃料领域撤离,转向绿色低碳的项目和资产,以及支持这类项目和资产的创新技术研发与经济活动。这是国际投资界正在发生的现实,也是转型金融不断萌芽并发展的原动力。

转型金融是支持绿色转型得以实现的金融手段。我们面临着巨大的缺口。根据联合国的预测,全球气候投资的缺口每年为5万亿~7万亿美元。而仅在发展中国家,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所需的投资缺口每年就达到3万亿美元。

气候债券倡议组织意识到,要建立一个规模化的转型金融市场,当务之急是对绿色转型提出可信的定义和框架,以规范市场秩序,增强投资者的信心。2020年,我们和瑞士信贷集团(Credit Suisse)共同启动了一项针对转型金融的研究项目,对包括发行人、银行和投资机构在内的诸多利益相关者进行了深入采访,以了解其对转型的想法。我们得到的结论是,投资者支持全球范围可信的和富有进取性的转型定义,他们最看重的有以下三点。第一,进取性是转型定义必不可少的,转型应该意味着温室气体排放的大幅减少,而且要与《巴黎协定》的目标保持一致。第二,转型金融应该与发行主体自身的转型战略同步,且转型战略需与《巴黎协定》的目标相一致。第三,转型应该适用于高碳排放部门。转型路径要有科学的依据,理想情况下应针对特定的经济部门和活动设置排放阈值。

记者:转型金融在推动经济社会实现绿色转型的过程中将发挥怎样的作用?其将如何助力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

肖恩·基德尼:在瑞士信贷集团的支持下,气候债券倡议组织在2020年9月发布了一份在转型金融领域具有开创性的报告——《为可信的转型提供融资》(Financing Credible Transition)。这份报告有两个主要贡献。第一,向市场提供一个可信的关于转型的概念,作为市场发展和研究的起点。我们认为,转型应该是大刀阔斧的、具有包容性的,且与《巴黎协定》的目标相一致。第二,提出了一个在实践中应用转型标签的框架,以及如何区分绿色标签和转型标签。

为分析经济如何能够全面地向绿色转型,报告对经济活动进行了分类。分类的依据是该经济活动是否在2050年后仍被需要,以及是否具备与《巴黎协定》目标一致的脱碳路径。当下,只有很少的经济活动在零排放或接近零排放的情况下进行。对于高碳排放的经济活动,有一些存在与《巴黎协定》目标一致的低碳或者零碳排放的解决方案,为此需要做的是在合理的时间范围内转型到这些解决方案。另外,一些经济活动不存在与《巴黎协定》目标一致的路径,但存在一些大幅度的减碳措施,对于此类活动,转型的重点是向替代性减碳措施的过渡。还有一些活动如化石燃料相关的经济活动,在2050年后会完全搁浅,全面退出经济活动。

报告对绿色标签和转型标签的使用进行了区分,建议绿色标签用于在低碳经济中具有长期作用,并且在接近零碳排放情况下进行的经济活动。而转型标签则适用于以下两种情况。一种是为到2030年全球碳排放量减少一半、2050年实现近零排放作出重大贡献,但2050年之后会退出经济体系的经济活动,如塑料回收设施的运营;另一种是将长期在经济活动中存在并发挥作用,但目前并不具备与《巴黎协定》净零目标一致路径的经济活动,比如,远程客运航空,其不具备实现《巴黎协定》目标的路径,但可以采取大刀阔斧的改造措施实现减碳,如最大限度地利用生物燃料或合成燃料来改造机队。对于存在可达到《巴黎协定》目标的低碳解决方案的经济活动,如符合脱碳路径的钢铁制造、全面转型生产可再生能源的煤炭企业,绿色标签和转型标签都是可以应用的。

概括而言,气候债券倡议组织首创性地提出了一个分析框架,即《巴黎协定》目标可以通过不同标签的金融工具来实现,包括但不限于绿色标签、可持续标签、转型标签、蓝色标签和韧性标签(resilience label)等。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这些贴标金融工具的最终目的都是实现《巴黎协定》目标,实现经济全面向低碳和气候适应性转型。

(感谢气候债券倡议组织中国区项目经理邵欢女士对本专访的贡献和支持)

点击此处查看原文。

推荐加盟机构

立即订阅CGA资讯